余工艺术时空

     我们五十年代的人,对家的感情很厚重。记得我七岁时,有一次,父母沙架,吵得很激烈,要离婚,我们都吓得大哭起来。母亲说,你们不要哭,要跟我的就跟我走。我想跟母亲走,这时,姐姐说,你不要去。哥哥说,我们不去,母亲就会回来的。这是一句掷地有声的话,是一句非常得体的话。这就是感情的维系,是血缘在维系着感情。我们跟客户设计空间,除了血缘关系外,我们还能让空间来维系感情呢。在雕牌牙膏广告里面,那个小女孩说:我真的很喜欢她的。这是除了血缘

<